一李先生.

【雷狮x你】不听话的姑娘有糖吃

#感冒kiss#

#感谢贴吧小伙伴的梗#

#ooc致歉,没有文笔#



    早晚温差太大,你都分不清这是一天还是四季了。虽然雷狮多次强调要注意好身子,要保暖,但是你总是无所谓,毕竟你认为你的身子结实的很,这么一点温差自然不在话下。结果,在这天早上,你发现自己感冒了。

    你穿着睡裙披上外套就冲到客厅里,雷狮正坐在沙发上看晨报,听见你的脚步声有些急促他便抬眼看着你:“怎么了?”你吸吸鼻子,发现它并不通气,便只得带着重重的鼻音开口:“雷狮,在此我很不幸的宣布——”“我感冒了。”闻言雷狮一脸“哦,然后呢”的表情看着你,然后淡淡开口:“你看你,就是不听我的话。”你觉得委屈极了,你本来是想他安慰你关心你的,你本来是想他亲亲抱抱举高高的。

    见你你瘪了嘴,雷狮便将目光移回了报纸上,缓缓开口:“我早知道会这样了。药放在牛奶旁,你待会儿先把早餐吃了在吃药,免得胃疼。”你瞬间感觉爱情还有希望,于是跑到他身边坐下来,他也没介意你感冒,依旧在看报纸,然后你笑起来:“雷狮!”“嗯?”“我要早安吻!!!”雷狮的眉毛不易察觉地挑起,放下手中的报纸扭头看向你,嘴角一勾:“你认真的吗?”你笑得更灿烂了:“我看起来像是开玩笑的嘛?”“我拒绝。”话音刚落雷狮便果断拒绝,“别把感冒传染给我。”你委屈巴巴地看着他,每天一次的早安吻怎么能因为这点小感冒说断就断?“不行。我就要你感冒。”雷狮的眉脚抽了抽,笑容凝固在脸上:“我感冒了谁照顾你?”你愣了一下:“可是…可是……”可是什么?你实在想不出什么来辩解,只得乖乖低下头作罢。但之后你的脸便被雷狮轻轻扬起,他的唇覆上你的唇,你脑子一片空白,只听见他低声说:“早安,我的小姑娘。”

    后来的后来,雷狮也没逃过感冒的魔爪。你特别内疚地跑去和他认错,把头埋得很低很低,正当你以为他要训你的时候,他只是他抬手揉了揉你的脑袋:“小看我了,我可是雷狮海盗团的头儿,这点小感冒奈我何?”你眨巴着眼抬起头嘿嘿一笑,而他眼中都是宠溺,“而且这样挺好的。吻你的时候不用再担心感冒了。”

    由于他的免疫力比你强很多,在你的感冒越来越重时,他的感冒却逐渐好转,最后你病得躺在床上,他却已经好了。“你看你,就是不听我的话。”他一边责备一边给你喂药,你乖乖喝药没有顶嘴。又多了和海盗头子的相处时间,想想也不亏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感谢贴吧的小伙伴!
这篇只是单纯的想写糖,情侣之间甜甜的,挺好

【安迷修x你】以你为名的光芒

#安迷修x你#

#ooc致歉#

#第一人称,旁观者的视角#

    我时常从窗边看到你和他走在一起,你晃着他的手臂笑得格外灿烂,而他那双绿色的眸子温柔像沼泽,还有点点光芒在跳动。

    那位是你的男朋友,叫做安迷修。我们同级却不常见面,只是时常听女生们谈起他,而真正让我记住他的还是一次篮球比赛。那次比赛美名曰“友谊赛”,但比赛第一,友谊该去哪去哪。毕竟青春期的男生总是有着特别强的好胜心,总想让那群姑娘看看自己有多帅。我退到三分线外等待接球的时机顺便喘口气,抬眼间见你坐在观众席的最前面,目光越过了那群男生,当然也包括我。于是我循着你的目光看去,棕发碧眸的男生站在篮筐下,他似乎是感受到你的目光抬起头看向你,然后,他笑了,你也笑了。我恍然大悟。你本是不喜欢来我们年级的,也就哪天突然想起来还有个发小,跑上楼看看他长什么样,免得忘了。但有段时间你却时常来找我,要么问作业要么借课本,我当时还有些懵,但现在想想,你那时从没认真听我讲过题,就算借课本后闲聊几句目光也是飘到了别处。现在想来是我太迟钝了。

    之后一段时间我便忙于期中的复习,许久不见你。再见你是在期中后的傍晚。知了声起,夏天即使是傍晚也是热的不行。因为被罚扫,我一人留到了最后。那时候你站在我们班门口,脸有些红,我当你太热了便没在意,拿着扫把等你开口。“我有男友了。”你沉默片刻后开口道,我嗯了一声,又觉得有些不够就添了一句:“恭喜恭喜。”一个男孩的声音在走廊上响起,他在喊你的名字,然后脚步声响起。那个男孩棕发碧眼,比你高了一截,见到我后他一愣,笑了起来:“你好,我是368班的安迷修。”我轻轻地“啊”了一声,说:“你好。”你转过身去看着他,小声嘟囔了几句什么,他便笑得更开心了,他的眸子温柔像沼泽,还有点点光芒在跳动。

    自从你们在一起后我便很少和你走在一起,见面的次数也减少了,并且每次见你,他都在身边。他总是笑着。可一天课后,我见你站在我们班门外等着,心里“哎呦”了一声便走了出去。一出去,只见你满脸写着不高兴,我下意识看了看两边,没发现那个熟悉的身影,大概就知道了什么。后来,在回家路上听你抱怨,我也大概知道了。安迷修对女生们“无条件”帮助,有时还忽略了你的存在,这已经惹得你不高兴了,但这还不是根本原因。根本原因是那群姑娘们在背后的话语,确实是伤人的,你一忍再忍最终忍无可忍朝,爆发了,和安迷修闹了脾气。再想想那个画面,你肯定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留给他转身就走,而他肯定一脸懵逼。一路上没有棕发闭眼,没有安迷修。直到到了楼下,我才瞧见那个熟悉的身影。他站在夕阳下,影子遮住了他的脸,看不清他的表情,只能看到他的眸子里跳动的光芒。我识趣地停了脚步,而你却准备往回走,我连忙拉住你,你回头看我,我想我的表情不难读懂,我只叫你给他个解释的机会。之后你走向他,就像走向世界,而我却看着看着走远了。

    我走之后发生了什么我并不知道,我不问你也不说。只是后来因为你,我和安迷修会在课间一起打打篮球,聊几句,也没少见他帮助女孩子和女孩子聊天,只是你和她们不一样。

    安迷修在同那些姑娘说话的时候,眸子温柔似沼泽,却不见喜欢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很久之前就想写了,但是忙于学业
原本打算写刀的,但想想还是算了,甜甜的多好
“我见过他和其他女生玩闹时眸子温柔似沼泽,却再没有喜欢二字。”
灵感来自生活↑
段子名字是夏茗悠的一本书,很不错,推荐一下

【雷狮x你】红颜旧事(友情向)

#ooc预警#

#友情向!!这时重点!!!#

#不存在文笔#


    三年前你的海盗团与雷狮海盗团起了矛盾,大战一场,三天三夜,最终考虑到会有人乘虚而入,你便只得不甘的收手。那次,在第四天的晨光下,你和雷狮面对面站在山顶上,你伸手擦去嘴角的血笑起来:“不愧是雷狮,大战三天三夜还能有这种力量。”雷狮将他的锤子扛在肩上,眯起眼睛扬起下巴:“能和我打三天三夜不倒下,你也不赖。”你在内心翻了个白眼,然后装作无事地一挑眉:“过奖了。不过三天三夜不休息可是对身体不好。”说着你退了一步:“要不我们个退一步,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。”雷狮撇过头垂眸,想了一下:“这样也好。”你松了一口气,正准备转身离开,突然雷狮扬起了锤子,你快速向左跳开一步,紫色的闪电差点击中你,你将别在腰间的三把短匕首快速抽出朝他飞过去,自己顺势朝悬崖边跑去,他侧身闪过冷笑一下:“已经不行了吗?还以为能有人陪我玩玩,果然…你还是太弱了。”此时你已经站在离悬崖两米开外的地方,扫视一下战场,确定你的小姑娘们都安全撤离,你回敬他一个笑容:“我本就不强。”说着你快速退后,在他再次举起手中的武器时纵身一跃,然后一脸得意地说:“再见。”你便往下坠去,只听见卡米尔的声音响起:“大哥,她们要逃走。”你踏在飞船上的那一刻感觉松了口气,也感觉很可惜。毕竟还没分个高下,还是很遗憾的。飞船飞起后,你看着地面上的雷狮,缓缓开口:“或许我们可以做个朋友。”雷狮闻言不屑地一笑,转身就走。

    结果三年后的现在,你们关系好极了。看着坐在你对面喝啤酒的人,你不禁觉得缘妙不可言,轻笑一下便举起手中的大杯啤酒:“不醉不归。”雷狮也举起手中的啤酒,挑起眉毛:“你是说‘醉’?我的酒量是你能拼的吗?”你冷笑一声,一口闷,他看你如此便也喝起来。说实话,你并没有想过你们之间的关系会这么好,毕竟当时你认为他不愿意同你们一起。但在很多时候,你们互相扶持,因为他们,你和小姑娘们一次次死里逃生,而他们也因为你们,一次次凯旋而归。或许这是因为利益,毕竟对方家军师是很强大的——虽然你们的也不弱,先权衡利弊后做决定,这是生存的基本法则。

    在那次大战后,你们陷入困境,雷狮海盗团的突然出现,救你们于水火。你还特别开心的和雷狮说:“我还以为你不想和我做朋友。”而雷狮只是冷笑一声:“别搞错了,我只是因为难得有个对手,不想你死那么早。”但之后的相处告诉你,事实好像不是这样的。你们偶尔会切磋,但仅限于切磋。相见时大多都是party,不醉不归那种。

    对于你们的关系你很满意,亲密却又各有人生,互不干扰。毕竟你们两个都是领袖,要以海盗团为主,若你们过分亲密,反而会成为对方的绊脚石。得铲除。谁也不希望到那个地步,所以你很满意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这回的友情向只是我个人的私心。
我觉得或许和雷狮做朋友会很有趣,所以就有了它
还望食用愉快

【安迷修x你】我会等你

#安迷修x你#

#ooc致歉#

#不及小学文笔#


    你提起长长的裙摆,踩着那双磨脚的高跟鞋向大厅跑去,家仆在你身后慌张地喊:“小姐!”你当然知道现在的自己像是脱缰野马,但是他回来了,凯旋而归!你现在已经顾不上“大小姐”的形象,只想抛下所有碍手碍脚的礼节快点见到他。

    原本几分钟就可以走完的走廊你仿佛跑了几个世纪,在见到大门的那一刻你的理智才将你的礼节拉回来,你停住脚步调整好呼吸,确定没什么问题了才走去将门打开。一位身着白色礼服的青年正与你父亲交谈,右手边的两把佩剑便是他身份的象征——皇家骑士。如今王国已经危在旦夕,军队人手不足,国王便派安迷修指挥作战。每一次征战与你而言就是一种折磨,你哪里管这国家是存是亡,只要安迷修没事,那这天地也便没事。你勾起嘴角,小步朝他们走去,站到父亲身边问候一声,便扭头望向安迷修,见他碧绿的眸子也正看着你,你不禁脸红,小声道:“恭喜先生凯旋而归。”安迷修一手放在胸前,笑起来:“亲爱的夫人,你我之间大可不必这么客气。”你们四目相视片刻,然后“噗嗤”一下笑出了声。这位骑士先生总能给你带来初恋的感觉。

    你挽着他的手,和他走在花园里大理石板铺成的小路上。高跟鞋磨脚,而且刚才跑了那么一段距离,你的感觉自己的脚疼痛难忍,为了不让他发现,你走的很慢,他也为你放慢了步伐。你们靠得很近,你可以闻到他身上淡淡的清香和花园中的花香混在一起,格外好闻。你们停下了脚步,阳光斜着照下来,你站在他的阴影之下,微风拂过你的长发,你抬头看着他,他逆光朝你一笑,那一刻你的心跳漏了一拍,然后突然有句话浮现脑海。啊,就是他了。忽然安迷修单膝跪地,眉头一皱,抬头对你说:“夫人,鞋把你的脚磨破了,为了不让你继续受伤还是将鞋子脱了吧。”你面露难色,你这么可以在他面前做这么失礼的事情呢?安迷修看穿了你小心思,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便开口道歉:“抱歉夫人,是在下失礼了。但是再继续走下去的话你的伤会更严重的。”你真后悔为什么偏偏穿了高跟鞋…明明只是想在他面前把自己最好的那么展现出来罢了…“夫人,不介意在下抱你吗?”你有些惊讶地点点头,只是拥抱的话…结果你一瞬间双脚悬空,落入一个结实的怀里。你不知所措地抬头看着他,而他却直视前方,嘴里还小声说着:“这样可不行呀。”嘛,算了,就这样吧。你安心地将头靠在他的胸膛上,全然不知他的脸上浮起淡淡的绯红。

    之后几天你们一直粘在一起。你们婚后几个月安迷修便随军队四处征战,几月才回一次家。你记得在那段战事频繁的日子里,你每天站在教堂里祈祷,一次你站在那里三天不动,体力不支晕倒过去,险些将你父亲吓得心梗。在一场持续一年半的战争里,安迷修没有任何音讯,很多“好心人”都劝你别等了,那段时间你和朋友们做在一起,她们已经放弃等待了,甚至连你的家人都劝你放弃。但是你没有。直到一天,在人群中传开了安迷修所带军队全军覆没的消息。你跪在教堂里,眼前一黑晕了过去。几天后你睁开眼便冲出家门,到马棚里把你的马牵了出来。你不相信他说走就走。他是你的英雄,怎么会说没就没?你捱过酷暑,熬过严寒,你相信他会回来,你日复一日的祈祷,你绝不相信安迷修真的走了。那个春天,积雪还没有化,很冷,你却没有感觉到。出城几里你便被父亲派来的人追了回去。他们要给安迷修安排葬礼,你不许。就这样,你依旧天天到教堂里祈祷,你还没有放弃。直到那天,他骑着白马,身着戎装,凯旋归来。

    你知道,战争还会继续,你也会继续祈祷,等他回来。即使那真的是苦苦的等待。他知道他的夫人还在家里,替他祈祷,他没有理由不凯旋而归。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灵感源自 我会等你(左旗)
怎么说呢,第一次写安哥的糖还有点小激动
若有不足还望指出,十分感谢
祝您食用愉快

【雷狮x你】忘掉名字吧 我给你一个家

#雷狮x你#

#ooc致歉#

#文笔?不存在的#


    雷狮还记得他第一次和你四目相对时的情景。没有在特殊的场合特殊的时间,你仅仅只是路过时无意间看向他,他也只是恰巧扭过头。就那样没有一点防备,你红了耳朵,立刻移开目光,而他也只是嘴角向上扬起。仅此而已。

    之后经过一些契机你们认识便顺势在一起了,久而久之也便升级为同居。你们的家不是特别大,标准的三室一厅两卫,有两个阳台——一个在客厅,一个在你们的房间。雷狮之前提议是住在他市中心的复式楼里,但你果断拒绝了,你想有一套你们一起挑选一起装修然后一起入住的房子。他同意了。

    你们在阳台上摆满盆栽,冬天时落叶一地,你会很着急地问雷狮该怎么办,而他只是揉一把你的脑袋,带着一丝嘲笑意味地看着你说落叶也不见得会死。但背地里他也是查了很多资料,询问过很多人该怎么应付这种情况。你和雷狮的假期会有错开的时候,平时工作本就辛苦,难得假期偏又和雷狮岔开了,这时你总是睡眼惺忪地跟着他到了玄关,搂着他的脖子给他一个早安吻,然后站在门口目送他离开。而到你工作时他又早早起床给你准备早餐,等你按掉闹钟,昏昏沉沉地来到厨房时总是看到丰盛的早餐和坐在椅子上看报的他,他看都没看你一眼便开口:“快去洗漱,不然牛奶就凉了。”夏天你们也会早起,站在阳台上看日出,而他总会给你披上一件薄薄的外套。你们也不是一直这么和谐,有时候你们会因为芝麻绿豆大点小事争吵得面红耳赤,甚至摔了手中的一切东西——当然除了那些家里的摆设,那些摆设都是你们一起制作或是一起淘来的,砸什么都舍不得砸它们。

    当然,如果一直如此也是一件好事。雷狮清楚的记得那一晚他回家晚了,你坐在沙发上等他,但你凑近时,扑面而来的不是他熟悉的气味,而是酒味夹杂着陌生的香水味。当晚你没有多问,第二天你坐在沙发上看书,等他回来后才开口询问昨晚的事情。你忘了他的脾气,大概是他平时太宠着你了。他也只是不耐烦地丢下一句“我不知道”。后来你离开了,没有留下任何消息。

    雷狮联系不到你,但是日子还是要继续。他一个人照顾着阳台上的花,一个人工作。他也和其他人交往过,但卡米尔说她们都像你。眉目像你,眼神像你,笑声像你,她们都像你。渐渐的,雷狮开始承认自己放不下你。他梦里人是你,不在他身边的也是你。他没有找你,帕洛斯也有问过为什么不找你,而他并不回答。他没有醺酒没有颓废,没有伤害自己,一切和你在时一样。他说你会担心的。

    不知道过了多久,加班晚归的他把自己丢在沙发上,一觉睡到天亮。吵醒他的是一阵门铃,当他到门口时门已经被打开了,你站在门外抬起头来,那时恰巧撞上了他的目光,深邃的紫色里透露着怀疑和惊喜。你尴尬地笑起来:“嘿,或许你不信,我去旅游了,到了很多地方,遇到了很多的事情。哦还有,我换了号码,没和你联系…”他站在原地不动,打断了你的话:“所以,你想说什么?”你伸手刮了刮鼻头,缓缓开口:“我还遇到了很多人…后来发现…果然还是离不开你。”雷狮看你红着耳朵别过头,嘴角勾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。

    “欢迎回来,我的小姑娘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灵感来自歌曲 傲寒
若有需要改进的地方还请指出
望各位食用愉快

关于你的骑士先生

#安迷修x你#
#ooc致歉#

    你睁开眼时太阳刚从山顶露出,清晨的风微冷,你不禁蜷起身子,然而只是蜷起身子一个小小的动作就惹得你全身疼痛,你这才记起自己经历了一场大战,但关于大战的记忆也就只停留在你昏迷前,至于大战什么时候结束的,你昏迷了多久之类的问题你更是无从得知。

    “安迷修…我是不是睡了很久?”你坐了起来,坐起来的瞬间你感觉身体就像是要被撕裂一般疼痛,便用双臂抱住自己,头也不抬地问你前面站着的人——这位你最熟悉的骑士先生。“啊…早上好,小姐。不久,也就是做一个美梦的时间。”他背对着你微微侧过脸笑起来。你点头表示你已经知道了,然后就坐在地上等他扶起你。半晌过去,他不但没有扶起你,还将头扭回去不再理你。你觉得这很不OK,有些生气地抬起头,刚想开口喊他你就顿住了。
一把剑落在他脚边没有被捡起,而另一只手紧紧握着剩下的那把,那是他高度警戒时才会有的反应(当然,不捡起剑并不是)。他的白衬衫变得破烂不堪并且被大片的血染红,手臂上的伤痕深深浅浅,有的甚至已经结痂,更让你心疼的是那脖颈上的刀痕,从血迹来看在往下几毫米,这位骑士先生可能就已经不复存在了。想到这里你不禁打了个寒噤。现在你已经顾不上身上的疼痛,你只想看看你的骑士先生的脸,想为他处理伤口,想和他回家。你咬牙站起来,往他的右手边绕去,让你震惊的是他居然没有发现?!!你皱着眉头站到他面前,当你看向他的双眼时,你似乎感觉世界在崩塌。他那双原本如绿宝石般闪着光芒的眼睛如今已不见光芒。

    你颤抖着双手抚上他的脸,他明显的一颤,犹豫片刻便苦笑起来:“抱歉,小姐,没能及时向你问好。你看我…”他顿了顿,垂下眸子继续说:“你看我,已经不能做您的骑士了…很抱歉…”你鼻头一酸,视线变得模糊起来,你上前一步搂住他的脖子,将你的脸埋进他的颈窝里放声大哭起来,他似乎是被吓到了,愣了一下便抬起那只不握剑的手轻轻拍着你的背,你不仅没停止哭泣反而哭得更猛了,嘴上还不停地说着:“对不起…对不起…如果不是我拖累你……”他亲吻着你的秀发,他的眼眶微微泛红,但还是笑着安慰你:“没关系,都过去了。”
  

    你侧过脸靠在他肩上渐渐停止了哭泣,然后在他耳边轻声说:“安迷修,你以后别做我的骑士了。”安迷修停顿片刻,似乎是下定决心一般张口正要发声,你便竖起手指轻轻贴上他的唇示意他不要说话,然后你起身退后几步,吸了吸鼻子,冲着他大声喊:“安迷修!!你给我听好,以后我便是你的双眼,你的剑与盾,我要成为你的救世主,为你点灯!!!!”四周空荡荡地回荡着你的声音,安迷修则低下头,你看不清他的表情,只见他点头然后松开了手里的剑。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其实安迷修守着你了很久,只是他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在这期间他一直握着剑处于高度警戒状态
原先是打算写进去的,但是想想还是算了……
这会的算是刀???不清楚不明白不知道认不识
望食用愉快,如有不足还请指出

震惊!!雷狮夫人竟在光天化日之下做出这种事情!!!!

#论r18小本子当然是同人bl更刺激了!!!#
#雷狮x你#

阳光明媚,微风不燥,你心情好到爆炸,那本你日思夜想的安雷r18本子终于到了!!!!你捧着本子在客厅里旋转跳跃,然后扑在床上。你憋住笑,等到心情平静下来才慢慢翻开本子。问这是为什么,好本子当然是要细 细 品 尝才够味儿啊!!!然并卵,在你翻开第一页的时候你就已经忍不住扬起嘴角。在看本子这期间,你不时地在床上滚来滚去,还用拳头锤着枕头,憋笑憋到满脸通红,还特别高兴地把头埋进枕头里,脑补一下真实画面才满足地露脸来继续看。

因此你闺蜜曾说你“心宽”,其原因是:“如果雷狮出轨并且对方是安迷修,无条件原谅并祝福,外加礼金,绝对不会记仇。报复?不存在的,她高兴还来不及。”但说真的,如果雷狮真的出轨,不论对方是谁你都会很难过,但毕竟是他的选择,而你尊重他所做的任何选择。

你翻到高潮部分。雷狮眼中都是情/欲,晶莹的泪珠从脸颊滑下,身体配合着安迷修的动作,口中的呜咽断断续续:“啊…唔嗯!轻…轻点!臭骑士!!等…不要……安…迷修!!”看到这里你笑得越来越猖狂,结果是你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书被抽走,然后一脸懵逼地抬起头,书中的主角就站在床边。你当时愣住了,满脑子的我是谁我在哪。只见雷狮看了书里的内容后阴沉了脸:“啊啊,我就说为什么在你身后那么久你都没发现,原来在看一些不该看的东西啊。”你伸手:“我不是我没有,我是爱你的,你听我解释!”之后雷狮的反应倒是令你震惊——他大概地翻阅了一下书的内容,然后把书还给了你,叹了口气没多说什么。你脑子里最后一点理智告诉你,这只雷狮是假的,于是你小声bb:“假的雷狮。”雷狮闻言扯了扯嘴角:“为什么说我是假的?”“因为你把书换给我了还没有生气诶…除非…”“除非?”“除非你真的和安迷修…”你刚开口嘴角就情不自禁地扬起,雷狮思考片刻俯下身子吻上你,之后他将外套丢到一边,挑了挑眉:“你还信不过我?没关系,我马上让你相信…”

“我就是那个最爱你的雷狮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想练手所以随便码的,如有不足还请指出。
食用愉快。

#雷狮x你#
#ooc预警,慎入#
#雷狮你竟然欠了我那么多!!#

    听见开门声你立刻从沙发上跳了起来,趴在沙发侧面看雷狮向你走近。“欢迎回来!”你伸出手朝他挥挥,咧开嘴就笑起来,“你今天回来的可真晚,是遇上什么事了吗?”雷狮走到你面前蹲下,与你的平视,然后轻叹了口气:“半路遇上了那个骑士。”后来的话不说你也清楚,他拍拍你的头又站起来:“媳妇儿,我饿了。”你嘿嘿一笑,一脸得意地站起来扬了扬下巴:“喏,大餐。”他朝你示意的方向看去,一桌子美食,然后回头看着你扬起嘴角。你懂,他是说你干得不赖。

    他吃饭时你就坐在对面,笑得那叫一个幸福,但碗筷在你面前,你却动也没动。就这样你一直笑到他吃完,他也确实给你笑得难受了,放下碗筷就问:“媳妇儿,有什么事情吗?”你尴尬地抽了抽嘴角,收敛了笑容,一本正经地看着他:“啊…嗯。一件很重要的事情。”雷狮眉头一皱,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。“雷狮…我们在一起那么久了…再加上没在一起我就开始喜欢你,这说几年也不过分了吧?”他同意了你的观点并示意你继续说下去。“我…虽然很难开口…但是我总觉得一定要说。”你揪着衣角低下头去:“我说…雷狮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钱啊?!”突然放大的音量吓了雷狮一跳,雷狮觉得很迷茫,他觉得很有必要搞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:“钱?什么钱?”你咬了咬嘴唇,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心口:“你住在我心里那么久了,租金都没交!虽然地方不大,但租金可是很贵的…”闻言雷狮松了口气,然后挑眉一笑:“开个价,我要买下它,我要在里面住一辈子。”你早就预料到他会这么说,于是你伸出一根手指,刚要开口报数,他就起身:“你等一下,我去房间把我的积蓄拿出来。”于是你就乖乖等着。

    不一会儿他便出来了,双手背在身后:“伸手,把手指打开。”你乖乖照做,等着他给你变点什么好玩儿的东西出来,然而在你眨巴眨巴眼的那瞬间,你感觉手被紧紧握住立马低头看,只看见他的手和你的手十指紧扣。你愣了一下抬头看他等他解释,他偏过头漫不经心的样子:“你报的数我可没有,所以我干脆把自己当给你了。雷狮海盗团的头目,你也不亏。”你想开口说点什么结果他先开口了:“要退货也晚了,不退不换的。”你噗嗤一笑后假装正经:“我高兴还来不及呢,你可别后悔!就算后悔,也来不及了!!”刚说完就被一股力拉了过去,之后撞入雷狮怀中,他将头埋进你的颈窝闷哼一声。你还记得那天他抱的很紧,以至于你都快要化进他怀里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脑洞来源生活,隔壁班小姑娘可会撩人了,情话说的也好,所以我就学了学……
难怪我会单身那么久…

【凹凸世界】 一封五十年后的信

剧情背景:  金黑化后失踪,大赛受干扰无法继续进行,各参赛者就此分开

安迷修视角  内含其他cp

OOC致歉  轻喷

剧情虚构,与原作无关

亲爱的小姐:

    你离开我那么久,在那边是否还好?
   
    那是十年前的事了吧,我的左腿在凹凸大赛后,一次与恶党的决斗中被砍掉了。那位恶党也真的很厉害,和雷狮有有的一拼,但又和雷狮差了十万八千里。他将我困在陷阱里,为了挣脱,我放弃了一条腿。如果你在身边一定会心疼的吧?不过你不在也好,看见你心疼的样子,我的疼痛会加倍的。

    你是否还记得曾经那个呼风唤雨的大赛第一?我和他是不熟悉的,这是你知道的。我第一次见他时,他还是一个九岁的孩童,但九岁的他却着王的气场,我确实佩服。上一次见他是在两年前,他已是一位真真正正的王了。他依旧那么盛气凌人,但时间褪去了他的些许锋芒,露出更多的是成熟稳重,而且他身边已经有了王妃的陪伴,王妃怀里还有一个含着手指的婴儿,身后的皇子也有了他当年的模样。而我只是远远站着。

    格瑞的年纪是要比嘉德罗斯还要大些,如今却还孤身一人,我问过他为什么要选择孤独,他说他在等一个人。“他回来了,我就不是独自一人了。”他是这么和我说的。前个月遇上他,他还在那个地方,我问他为什么不去找那个人,他只是笑笑,然后问我:“你找到了吗?”我只能以微笑回复。我哪能找得到你呢?你住在我心里啊,我又要上哪儿去找你呢?我们在老酒馆喝了几杯,聊了聊往事,我也就继续我的旅程。

    雷狮海盗团分开也有好多年了。帕洛斯叛变,佩利也倒向了他那边,于是就散了。而那位海盗团的军师,一年前生了一场重病,一病不起,在几个月前他去世了。这一切都是雷狮告诉我的。他,现在在牢中,而他的罪,不是一死就能够了解的。你也知道,我虽然厌恶一切罪恶,但他的实力确实不弱,这是我认可的。听他说起这些时,我竟感觉像是在听一位老友在同我聊家常,这真是不应该啊。如果他是一个好人,或许我们会成为挚友的吧?

    五十年了,我还是一个人。我本该陪在你身边的,小姐。而你不准我到你的身边去,那你又为何选择了离去?你在危急关头总是会被吓蒙,但偏偏那一次,你做出的反应如此迅速,就那么挡在了我面前。我却一点儿都不希望如此啊,我的笨蛋小姐。我还想要保护你,想要让你看看我的丰功伟绩,想要看你白发苍颜笑呵呵地看着我。我想要同你到老,然后与你诉一生情。不过也快了,我也快到你那边找你了吧?小姐,就请你再等等我,请别过那奈何桥,奈何桥上风雪寒,没有我,你会着凉的。

    小姐,若来生在相遇,我想我绝不会再让你离开了。

    我爱你,希望不算太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爱你的骑士  安迷修